为城市加油

  • 丹麦的风力涡轮机
    照片由www.CGPGrey.com提供。
  • 赫尔辛基的公共交通。
    照片由Wikimedia Commons提供。
  • 2015年,一家悉尼组织为总理的海滨住宅提供太阳能电池板。
    照片由凯特·奥斯本(Kate Ausburn)提供。

作者:黛博拉·伯克(Deborah Burke)

虽然我们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时间只剩下十年,但许多城市禀赋非凡,既有卓越能力,也具备强烈意愿,完全可以制定与挑战相称的气候目标。作为一名城市居民,我非常希望城市执政者们能够代表我以及我的价值观。因此,当(我所在的)纽约市通过立法,要求面积超过2.5万平方英尺(约合2320平方米)的建筑物到2030年减排40%时,我欢呼雀跃。不过,在遏制碳排放方面,纽约与其他城市比起来,表现如何呢?在与碳中和城市联盟(CNCA)成员城市的21名代表齐聚赫尔辛基的一周里,我决定去了解一下,纽约与其竞争对手们相比,孰强孰弱。

要加入这个联盟,成员城市必须制定极其严格的目标,即最晚到2050年要将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减少80%。它们都是世界各国的超级都市,是成百上千万居民的家园。其中一些已经每年都会经历“百年一遇的风暴”,其他城市则是刚刚开始在愈加多发的干旱和炎热天气下忍受炙烤。无一例外的是,未来这些城市都将在人流进出方面经历过去难以想象的变化。

毫无疑问,碳中和城市联盟是善于互相学习的顶级城市的强强联手,但在表面之下,竞争的暗流涌动。在可持续发展方面,众多为自己的城市摇旗呐喊的市民希望其家乡比其他城市(尤其是近邻)更加努力,一马当先。

我问来自斯德哥尔摩的代表,他们对于来到赫尔辛基感受如何。二者都是伟大的斯堪的纳维亚都市,均坐落在波罗的海周边,难免生出一较高下的想法。斯德哥尔摩的目标是到2040年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到比2005年水平低100%的程度;赫尔辛基的碳中和目标时间则是2035年,要将整个城市的排放量降低到比1990年水平低80%的程度。对二者关系有所耳闻的我本来天真地以为,同为维京人后裔,它们之间必有一场友谊赛。然而情况并非如此,——斯德哥尔摩人说,他们并不与赫尔辛基竞争,而是瞄准哥本哈根。

“赫尔辛基可能会和奥斯陆竞争吧”,斯德哥尔摩人调皮一笑,令人忍俊不禁。但我认为,奥斯陆也是一个相当强大的竞争对手,——后者是世界电动汽车之都。 2017年,那里超过50%的新售车辆为纯电动或插电式混合动力车。

当时多伦多的代表就在旁边,于是我转头问他们,是否也会从城市之间的竞争中受益。他们表示:“在气候议题上,我们要与温哥华竞争。”要知道,多伦多本身可是一座计划到2050年要将95%的填埋垃圾转作他用的城市。

在关注城市气候计划的人群之中(包括那些为不同城市撰写气候计划的人),温哥华算是个大明星。它最近有六项“大动作”,通过了一系列应对“气候紧急情况”的行动。其中一项重大举措是到2030年将建筑和建筑项目的隐含排放量降至2018年水平的60%。

但是温哥华没有回应多伦多的邀战。第二天午餐时(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吃的是驯鹿肉),温哥华人说,他们的竞争对手——读者可能已经猜到了——也是哥本哈根。

在一系列以鱼肉为主料的开胃菜和主菜之间,我无法停止向这些城市询问他们把谁当作竞争对手。我一度确信,自己曾经居住的波特兰会选择西雅图作为竞争对手,——波特兰已经将排放量减少到比其1990年水平低21%的程度;但西雅图拥有全美第一个碳中和电力公司(Seattle Power and Light,西雅图电力光明公司),他们更希望击败的是旧金山。

旧金山人则放言自己没有任何竞争对手。 “有一次,我们试图让市长采纳洛杉矶已经通过的政策,但旧金山人对此根本不屑一顾。”

不管是爱是恨,不得不承认,这座湾区城市的确有着非凡远大的气候目标。如果一切按计划顺利进行,到2050年,旧金山市100%的建筑物将实现可再生能源供电,80%的城市交通将实现可持续出行,且达到垃圾“零填埋”。

不过,在经过一番思考后,旧金山代表还是主动提到了哥本哈根,——这时,我终于开始看出点门道来了。

我问里约热内卢人,是否对智利的圣地亚哥今年晚些时候将举办联合国气候大会有什么想法,他们却不为所动。里约是2000年首批开展城市温室气体排放清单活动的城市之一,他们更倾向于在哥伦比亚城市麦德林创新性的可持续交通系统中寻找灵感。

在热烈讨论气候变化是否可以让葡萄酒变得更好时(有些更好,有些则更糟),我终于找到了完美的配对:墨尔本人说他们会与悉尼竞争,而悉尼人说他们会试图超越墨尔本。到2020年,墨尔本的目标是实现城市净零排放;到2030年,悉尼打算让可再生能源份额达到其能源总量的50%。

阿姆斯特丹人的目标则是到2040年终止其使用天然气的传统。在他们亦向哥本哈根致以敬意、感谢后者让他们加入了碳中和城市联盟之后,我知道自己必须要带着问题转移阵地了。这座丹麦首都的计划是到2025年实现碳中和,并且已经将温室气体排放降低至比2005年排放量还低42%的水平了。

最后,我终于在赫尔辛基市政大厅美轮美奂的天花板下堵到了哥本哈根的代表。我激动万分、满怀期待,却发现他们实在太会说话了,“我们向与会的每一座城市学习!这不是一场比赛。”我想,当一个人把其他对手都甩在身后时,要想风度翩翩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随着各个城市竞相制定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我们将不得不接受城市运转方式的根本改变。在未来直面气候变化威胁的日子里,城市可以倚重的是其人民和经济提供的巨大能量。今时今日,世界各地的城市尚大有可为,去减少气候变化在未来的最坏影响。

当各国的城市纷纷加入减排竞争时,我们都将是赢家。

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属于作者个人看法,并不一定代表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的立场。